时光如水,总是无言。若你安好,便是晴天

那一年,他十八,作为联盟最有潜力的圣骑士,信仰坚定,英俊潇洒,器宇轩昂。

那一年,她十九,作为联盟最出众的神牧,婉约动容,气质出尘,一笑倾城。

那一年,他们相识,相知,相恋。暴风城的流水映照出他们牵手的身影;铁炉堡的大熔炉见证了他们交融的情感;月光林地的月亮井浇不息他们的热恋。

忽然之间,亡灵天灾席卷东瘟疫之地。作为联盟最杰出的精英,他们手牵手奔赴前线,用执着的信仰净化该死的亡灵。可是天灾来袭是如此汹涌,即使是联盟和部落暂时达成协议,共同抗拒,仍然节节败退,转眼之间,继东瘟疫之地被占领之后,西瘟疫之地也渐渐沦落到亡灵天灾的手中。

这一日,联盟和部落大军退守到安多哈尔,再退一步就是幽暗城。在此情况下,联盟和部落决定派遣一支敢死队进行逆袭。作为精英,他和她手牵手,不顾众人对新人的关爱和劝阻,带领一支小队奔赴悔恨岭。可谁曾想,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隐藏在角落的阴影所监视,迎接他们的是巫妖王的埋伏。

刚到悔恨岭,铺天盖地的骷髅海席卷而来,他带领着战士和骑士犹如一颗钉子一般顶在前排,她带领着牧师和法师,在后排尽情的挥舞着魔棒。他回头看看她,用力的点下头,她深情的看着他,露出灿烂的微笑,那一刻,圣光照耀着他们,他如天神,她如圣女。

忽然之间,队伍的侧后方闪出一个身影,举起惨白的骷髅胳膊,指向后排的牧师和法师,同时下颌骨一张一合,正是巫妖王在释放暴风雪。他瞳孔急剧收缩,直接顶起无敌,冲锋一般到她身边将她推出人群,同时怒吼:“快走!”这时,暴风雪降临,牧师和法师犹如秋后被收割的稻穗一般,迅速倒地身亡,顶着无敌的他双目血红,直奔巫妖王而去。同时前排的骑士和战士也发疯一般绕过暴风雪的范围,直奔巫妖王而来。

巫妖王嘎嘎嘎的冷笑几声,把捏时间,释放了一个冰环,无敌时间已经过去的他和其他战士骑士被冻结在原地。巫妖王仰头狂笑,略作吟唱,居然释放出终极魔法,死亡凋零。紫色的幽冥之气渐渐从地面升起,将他和其他战士骑士圈在原地,贪婪的抽取剥离这他们的生命气息。

就在这时,一道透明却坚韧的护盾落在了他的身上,他一回头,却见她的身影猛然扑来,将他推出了死亡凋零的魔法范围,自己却急速的被死亡凋零所侵蚀着。他双眼怒睁,想要回去救下她,却被巫妖王一记寒冰指冻结在原地。身处寒冰中的他眼睁睁的看着她迅速枯萎,黑亮的长发瞬间变得花白,如水的肌肤迅速干涸,可是她却微笑的看着他,看着他。。。。。直到变成一堆白骨。

巫妖王眼眶中的两团幽火闪动两下,嘎嘎惨笑两声,挥挥手,让众多骷髅离去,然后对正要向它发起攻击的他说:“想要复活她么?”正两行血泪如注的他怔住,抬起了头。“很简单,放弃你的信仰,你还愿意么?”他步履蹒跚的走到她的面前,跪倒在地,埋头痛哭,一头乌发迅速苍白。良久,他低声应道:“我愿意!”

巫妖王摇摇头,说:“我的能力只能逆转一部分死亡凋零的威力,同时还需要抽取你的生命力才可以,你还愿意么?”他直接抬起头,坚定的说:“我愿意!!”

巫妖王楞了一下,接着说:“复活后的你们都将像我一样,成为一堆活着的骷髅,你还愿意么?”他盯着她,大声说:“我们愿意!!!”

巫妖王仰头长叹,沉吟良久,举起法杖,一串晦涩的咒语渐渐环绕他、她和巫妖王的身上。渐渐,他的皮肤开始枯萎,巫妖王眼眶中的两团幽火也暗淡了许多,她的那堆白骨则慢慢归拢、连接,变成了一个老妪般的存在。当他也变成了一个垂暮老人之时,她终于睁开了双眼。

巫妖王步履蹒跚的离开了,他和她颤抖的触碰着彼此干涸的脸颊,流着泪,却在微笑。。。

从此,在悔恨岭的不远处,多了一个建筑,它叫血色修道院。

她喜欢说:“复活吧,我的勇士!”

他喜欢说:“为你而战,我的女士”

他和她住在哪里,直到生生世世。。。。。。。

而我们习惯称他们为:狗男女。。。。。

附:

连就连,你我相约定百年。
谁若九十七岁死,奈何桥上等三年。

连就连,你我相约定百年。
相恋只盼长相守,奈何桥上等千年。

连就连,你我相约定百年。
不怕永世堕轮回,只愿世世长相恋。

连就连,你我相约定百年。
不羡西天乐无穷,只羡鸳鸯不羡仙。

1

2

更多新鲜资讯尽在《我叫MT Online》!

更多游戏爆点尽在《我叫MT Online论坛》!

我叫MT Online APP
任玩堂APP